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368章 亮底牌

作者:更新时间:2018-12-06 23:28:08
  山之东,齐鲁大地。

  龙口,一个临海县城,与蓬莱相邻,经济繁荣,颇为发达。

  在城市的郊外,一片荒山之上。

  营地帐篷连绵,数百人分散在各个山头,或是拿着探杆,拨动草木山石,或是以洛阳铲,沿着山隙扦入泥土深处,各施手段……

  呜!

  冷不防,在营地方向,有人吹起了哨子。

  尖锐的声音,也让散布在山头的众人,愣了一愣。

  这是集结号呀?

  一帮人迟疑了下,就收起了工具,纷纷往营地而去。

  不久之后,大家在营地汇聚,就看到了,一个好像主管一样的人,直接提着喇叭吼道:“一会儿,老板要来巡视,你们都给我提起精神,列队欢迎……”

  形式主义。

  面子工程。

  无聊……

  一瞬间,许多人忍不住翻白眼,觉得浪费时间。

  但是奈何,吃人嘴软,这反对的话,无论如何,也是说不出口的。

  当下,一帮人有气无力,齐声答应。

  正当时,一阵汽笛声,从远处传荡了过来。

  “来了……”

  主管连忙收起喇叭,狗腿子似的,一路小跑迎向了车队。

  须臾,车队依次,在营地附近,比较宽敞的地方,缓缓地停了下来。

  咔嚓,咔嚓……

  车门开启,一个衣着华丽,皮鞋光鲜的年轻人,就在豪车中走了出来。他理了理衣服,环视左右……

  一群人自然知道,这就是主管口中的老板。

  只不过让他们惊愣的是,这一位老板才走出来,就挥手把热情相迎的狗腿子赶走。

  紧接着,他一转向就走向了另外一辆车中,亲自拉开了车门。

  傲气的脸庞,更是绽放绚烂的笑容。

  这作派……

  看得一帮人,一唬一愣。

  怎么?

  又是什么大人物来呀?

  老板的长辈?还是省城里的官员呀?

  众人好奇,连忙看去。只见这时,一个比老板更年轻,衣着很普通的年轻人,就在车厢中,探步而下。

  这谁呀?

  ……不认识。

  一帮人面面相觑,眼中透出困惑之光。

  老板亲戚吗?

  一些人脑中,各种念头起伏。当然,更多的人,却是无动于衷,十分冷漠。他们只不过是打工仔,只关心每个月,能拿多少钱。

  至于其它杂事,有这个八卦心思,不如多搬两块砖实在。

  不管众人是什么样的想法。

  反正这时候,又有几个年轻人,在其它车辆走下来。

  几个人汇合,走向了营地。

  主管跟在后头,快到营地了,就赶忙隐秘地比划手势,引导指挥。

  “……老板好!”

  霎时,一群人吼了起来,震耳欲聋。

  几个年轻人,明显受到了……震慑,步伐为之一滞。

  其中一个人,掏了掏耳朵,啧声道:“周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膨胀了,处处开始讲究排场啦。”

  “……”

  周维无语,他瞥了旁边主管一眼。

  不出意料,肯定是这家伙,在拍自己的马屁。

  知道归知道,他却不打算追究。

  毕竟……

  这也是底下人的一片孝心啊。

  他也感觉蛮爽。

  “咳。”

  周维清了清嗓子,才开口道:“别废话了,带你们去看看,挖到石鼎的地方。”

  “……走!”

  几个人,顿时流露出,浓厚的兴趣。

  那地方,就在帐篷中。

  在营地的中间,一个巨大帐篷里头,有专人守卫的地方。

  就是挖掘出石鼎的位置。

  很普通的地方,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众人进入帐篷,打量了两眼,轻易得到这样的结论。

  对此,没人觉得奇怪。因为大家都知道,许多普普通通的地方中,往往蕴含了惊天动地的事物。

  比如说,享誉世界的始皇陵、兵马俑,也不过是一个普通农民,随意一锄头的结果。

  还有一些人,在河边洗脚,都能捡到狗头金。

  如是种种……

  真是没地方说理去。

  在帐篷中,周维解释道:“我家旗下的一个公司,在这里投资建厂。才开工几天,在清理杂石的时候,有人挖到了这只石鼎……”

  “庆幸的是,发现的人,是我们家的忠臣。”

  周维笑道:“再加上,石鼎不是青铜鼎,所以就算一些人,知道了一些消息,也不至于大动干戈……”

  “厉害,厉害。”

  黄金宝语气很敷衍,他打量地上的坑。

  一个几米深的坑,明显可以看到,一个鼎压的轮廓。

  也不知道,石鼎在荒山中,掩藏了多少年。

  竟然便宜了周家。

  黄金宝转头,直接问道:“发现了石鼎之后,你派人在附近搜寻了这么久,多多少少也肯定有一些发现。”

  “我们都来了,就别卖关子了,把所有线索,都拿出来吧。”

  黄金宝催促道:“赶紧的,亮底牌!!!”

  这也是……

  周维一勾手,自然有人在附近,抬了一个箱子进来。

  打开箱子,里头是乱七八糟的玩意。

  石刀、石斧,石锤之类的东西,就不必多说啦。

  关键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

  “这是什么?”黄金宝拈起一件东西,眯眼打量了半天:“如果我没看错,这应该是……狗牙吧?”

  “……错,这是狼牙。”

  周维纠正道:“说明以前荒山上,有狼出没。”

  “呵呵!”

  黄金宝把狼牙扔回箱子,再扒拉了几下,总算是发现了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东西。

  那是一柄……青铜短剑。

  经过多年掩埋,短命已经锈痕斑斑,满是土沁。

  在岁月侵蚀下,青铜短剑腐化严重,只保留了最后的轮廓。

  黄金宝举起短剑,反复端详之后,表情有些变了:“你们看,这上面……是不是刻了什么图案呀?”

  “对对对。”

  周维急忙道:“有图案,而且还是,很关键的图案。”

  几个人凑过来打量。但是让他们失望的是,剑身上的图案,被锈斑掩盖了大半。不管怎么看,也只能察觉到,十分含糊的痕迹。

  这痕迹,具体是什么,还真是难以判断。

  最可怕的是,痕迹与锈痕,已经完全交融在一起。

  哪怕通过粗暴的手段,磨去了锈斑,恐怕连图案痕迹,也会一同消失。

  左右为难,头疼呀。

  “不行的话,只能用仪器扫描啦。”

  黄金宝沉吟,立马道:“周维,你们是不是已经扫描过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