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五十四章 惨胜

作者:风也对我诉说更新时间:2018-11-09 09:27:23
  轰!地面上瞬间涌现出一根根土刺。

  这些土刺直直冲向天空,随即在某个高地猛然侧转,朝着一点集合而去。

  “什么!”血萝窜出的身形瞬间顿住,震惊地看着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就将自己给包围住的土牢。

  随即她似乎是想到什么,满脸惊色,脱口而出:“天生神通者!”

  这地缚术自然是方渐离自己琢磨出来的,就连名字都是他自己随意想出来的。

  “嘿嘿”方渐离怪笑一声,也不打算和血萝墨迹,巨大的拳头探出,朝着土牢砸去。

  血萝看着方渐离猩红的双眸,知道此人现在状态有些不对,而且不知为何,这人现在的肉身之力强得离谱。

  正面硬碰,她如今绝对不是对手,从刚才的对轰之中,她已经察觉到了这一点。

  这人现在的肉身之力已经接近了气海开第五成的极限,再进一步就是气海开第六成的程度。

  银牙一咬,血萝眼中的居然涌现出狂热的战意,越是这样的敌人,越是能激起她嗜血的性格。

  “砰!”方渐离的拳头刹那砸到土牢之上,土牢瞬间崩碎,在方渐离的控制之下,连半点灰尘都没有扬起。

  不过拳下却是没有想象中的感触。

  方渐离喘了一口气,在最后那一刹那,他只看到了一双闪烁着灼热战意的眼睛。

  哧!肩膀后半部分传来剧痛,方渐离头一偏,发现不知何时,血萝已经出现在自己的背后,手中红矛前伸,矛尖尽数没入方渐离肩头。

  此外在血萝的一手中,两指相并处,还捏着一张符纸,此刻符纸上的颜色逐渐暗淡,最后化为了飞灰。

  这是瞬身符,珍贵无比,关键时刻可以保命,此刻轻易就被血萝用出。

  “你找死!”方渐离一震,肌肉收缩,将红矛紧紧禁锢在自己的血肉之中。

  血萝面色不变,脚尖一点方渐离的身体,暂且退开。

  方渐离此时的神志已经开始近乎模糊,身上的无厭妖魂完全爆发出贪婪的欲望,一道道符画如同化为黑色的大口,不断吞食着他体内的气血。

  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轻微痉挛着。

  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息。

  虽然不知晓方渐离到底怎么回事,但血萝却很清晰地感受到方渐离原本磅礴的气血之力正在以一种极缓的速度消退。

  这人的力量不能长久维续,血萝观察着,心中已经有了定论。

  方渐离却是不管血萝再想什么,向口中抛入两块灵石,随即转身冲着血萝再度冲出。

  血萝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虽然很想与方渐离直接对碰,但此刻还不是时候。

  身形一闪,她直接从原地窜出,一个翻身冲到方渐离近旁,一手前伸,似乎是想将红矛取下。

  “真是找死!”方渐离怒笑一声,一拳挥去。

  砰!方渐离痛呼一声,这一拳居然是打到了自身。

  这血萝打得好算盘,在方渐离拳头到来之际竟然是再度一脚踢在方渐离身上,借力狂退。

  此时方渐离神志模糊,哪儿能经得起这种算计。

  他只是不断狂呼着,挥拳追击,可是奈何血萝身法灵巧无比,竟然屡次避开他的攻势,更有几次他又是伤到了自身。

  “呼,呼”方渐离大口喘息着,身上的紫红色气血光晕不断波动着,气势已经不如从前。

  已经过去了七息。

  他仅存的理智告诉他,再这样下去,待得气血耗散,他必死无疑。

  看着远处戏谑着看着自己的血萝,方渐离面色一狠。

  深吸一口气,他用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压制住体内的躁动,努力控制着体内的所有气血。

  “啊!”随意地将红矛拔出扔在地上,方渐离怒吼一声,一拳向后收缩,滔滔气血疯狂涌入,让得他的拳头在这一刹那直接变成了黑紫色,这一下直接调动了他体内近乎五成的气血!

  “死来!”方渐离狂吼一声,再度一拳挥出。

  “真是个蠢货。”血萝嗤笑一声,居然不闪不避。

  直到在方渐离的拳头离她的身躯仅仅只有两丈之时,她才一跺地面,就欲飞出。

  但这一次她却想错了,只是惊呼一声,她便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被禁锢在原地。

  从地面延伸而出如同黑铁一般的东西,牢牢束缚住她的双腿。

  方渐离冷笑一声,牙齿狠狠一咬,血萝背后便轰隆隆出现一堵黑铁一般的墙壁。

  但如此这般,方渐离的消耗也不小,体型缩水大半。

  唯一不变的,是他的拳势。

  血萝面色大变,拳风来临,若是再不躲开,硬吃方渐离这一记,恐怕没有好下场。

  想到这里,她也不管其他,手快速伸向储物袋。

  眼下只能将最后一张瞬身符用掉了。

  “喀拉!”巨大的声响。

  血萝脸色难看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储物袋,就在她即将触碰到储物袋的时候,左右居然再度出现两根铁柱,直接让得她的手出现了一丝停顿。

  正是这一丝的停顿,已经不够她拿出瞬身符了。

  方渐离的身形已经完全回复到正常大小,方才那两根土柱,是他几乎最后的气血。

  他的体内现如今只剩下用以维继生命的零丁气血。

  呼!拳势带起凌厉的狂风,空气都被摩擦得灼热起来。

  “轰隆!”巨响传开。

  正在与严峡缠斗的姜青崖心一抖,隐隐感觉到了什么。

  “血萝出事了?”虽然心中不可置信,但他总是有些不安。

  “还有心思出神?!”严峡低喝一声,金光符的金光罩猛然一震,姜青崖猝不及防,直接被震飞。

  “你!”姜青崖怒声道,眼中一定,决心一定要快速将面前这些人尽数解决,随即快速去往寻找血萝。

  ......

  破旧的木楼之下,一堵漆黑如墨的墙壁,方渐离一拳保持轰出的姿势。

  在他拳头之后,是一根已经完全弯折的红矛,红矛之上有五只明显的指印。

  红矛之后是血萝。

  方渐离和血萝的小腹之间,只有一矛之隔。

  方才命悬一刻,血萝只有牺牲这把珍贵的符矛,但即便如此,也不代表她就完全挡下了方渐离的攻势。

  “哇!”血萝完全失去了行动之力,吐出一大口鲜血,鲜血甚至沾满了方渐离赤裸的身体。

  自从方渐离体型变化之后,他的衣物便已经完全爆碎,此刻恢复自然是身无寸缕。

  不过在场的两人现在显然都不会在意这个。

  但饶是如此,方渐离的身体之上的符画仍旧没有停止的意思,还是在不断抽取着方渐离最后一点点气血。

  浑身已经冰凉无比,再这样下去,他必死无疑。

  “吼!”方渐离最后的一丝神智已经在方才的一击之中尽数消失,现在他只有完全遵循本能。

  他睁着血红的双眼,只是看了血萝一眼,便是疯狂地扑了上去。

  “嗒”一声,早已破损的红矛无力地掉落在遍布杂草的地面。

  “哈~”方渐离喉咙中发出怪声,随即毫不犹豫地对着血萝的纤细白嫩的脖颈咬去。

  伴随着血萝一声无力的闷哼,温热的鲜血顺着方渐离的口齿进入他的身体,让他打了一个激灵,浑身舒畅,身体逐渐温暖起来。

  咕咚,咕咚,他喉咙收缩着,将血萝之中的气血尽数吸收。

  这种吸收若是平时他自然做不到,仅仅喝下别人的鲜血便能获得别人的气血,这除非是某些邪修,否则一般人根本想都别想。

  但现在的情况不同,无厭妖魂缠身,方渐离饮下的鲜血只是刹那间便会被无厭吸收,因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就是无厭的能力,与他无关。

  随着方渐离身上的无厭妖魂不断蠕动,血萝的脸色也逐渐变得苍白。

  只是此时她浑身都已经被方渐离那一拳震伤,短时间内根本动弹不得。

  但无论如何,直接被人饮血的感觉还是让她感到浑身颤抖。

  残暴如她,此时也感到了畏惧。

  她看着正伏在自己身上不断吞食自己鲜血的男人,第一次从内心底感到了恐惧。

  这不是人,这就是一个恐怖的嗜血怪物!

  血萝的神志逐渐模糊,随着气血亏损,她已经接近昏迷。

  但好歹她也是一个心性坚毅的人,仍旧是强撑着自己不说出任何一句求饶的话语,虽然她知道就算求饶也不会有任何用处。

  终于,混沌的感觉伴随着巨大的困意袭来,血萝彻底失去了意识。

  只是即便如此,方渐离仍旧没有停止对于血萝气血的汲取。

  他身上的无厭妖魂此时终于是停止蠕动,而方渐离的理智也在逐渐回归。

  接下来,即便只有灵石,也不再有任何问题。

  方渐离猛地松口,噗通一声跌坐在地。

  又是噗通一声,没有支撑的血萝同样倒下,不过方渐离没有时间去管她。

  颤颤巍巍地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灵士送入满是血腥的口中,方渐离强撑着站起身来。

  然而腿脚一软,方渐离便又跌坐在地。

  他现在气血太虚了。

  休息了好一会儿,其间又是拿出一块灵石放在口中,他这才成功站起身来。

  环首四顾,地上有斑斑血迹,碎石土屑杂草,无比狼藉。

  而看着身上终于稳定下来正缓缓隐去的无厭妖魂,回顾之前发生的种种,方渐离苦笑一声。

  这一次,可是真正的惨胜。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