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血海

作者:梦北辰更新时间:2019-01-11 11:38:51
  雷广只是怂却并不愚蠢,此时又怎么会看不出孟少脸的怒意,知道自己方才耍的这个小聪明属实不太明智,若真的因此而沟动对方的杀意,那他可真的是要悔死了。

  “别误会!我也只是提醒而已,毕竟您刚从也说了,是绝对不会任由自己的女人深陷险境置之不理的,所以,您是肯定要去解救她们的不是吗?不过您也知道您的对手有多么强大,所以我的意思是,与其现在过去,倒不如您能够先想办法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一些,这样也更有些把握是吧!”

  滔滔不绝得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大套理论之后,眼看着孟天河脸的那股煞气一点点得逐渐散去,雷广都不禁开始佩服自己的机智,竟然找到了这么好的一个借口,看样子终于算是度过了这一劫,不过同时也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暗暗得告诫自己,对面这个家伙的眼睛里可是半点都不揉沙子,再不能做这种自作聪明的傻事了。

  孟天河自然没空去理会他在想些什么,此刻他的心思全都在雷广方才说的那些话,不可否认,这个怂包说的这些话的确很有道理,即便是送死,也不能让自己显得太难看不是,现在既然对方主动为自己准备好了大礼包,那为什么不去打开呢?管它有用没用,收起来留着总是好的,而且有了前面两次的经历,他也对面前的这次所谓的“磨难”很感兴趣,弄不好再弄出一个与“吸星大法”和“因果锁链”一样威力无穷的道法来,那他可真的发了。

  想及此,他顿时点了点头,毅然决然得说道:“你说的没错,这的确是给机会,反正有好处可拿,不去是傻子,好!那我进去走一趟!”

  说着,他又微微瞥了一眼雷广,一脸不怀好意得冷笑道:“不好意思,还得麻烦你陪我走一趟!”说着拖起雷广那条长长的尾巴,掉头走。

  雷广顿时大惊失色得连忙叫了起来:“等等,英雄住手,我还有话要说,您等一下!……”

  孟少连头也不会,直接冷冷得回了一句:“等到里面有的是时间,你可以慢慢说!”

  说话间,孟天河眼瞅着已经走到大殿的门口了,雷广这回可真的急了,连喊叫的声音都变得尖利了起来,“你没想过,若是把我带进去,等你领悟了道法想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又该怎么办?”

  孟少闻言,前进的脚步立时是一顿,随即却再次冷笑了起来,回头瞥了雷广一眼,一脸谐谑的道:“到时候我自有办法离开,不用你多费心了!而且你觉得我会这么把你放了嘛?又或者你是真的想彻底解脱了,想着让我给你来个痛快?”

  雷广顿时傻了,这话里的意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若不想死的话一起进去,可他现在这种状态修为,若真的进去了,被那血魂封魂阵一折腾,顾忌还不如现在死了舒服一些呢。

  想到这,他便立刻再次嚎叫着挣扎了起来:“你干脆直接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我不进去……”

  砰——

  话未说完,一只拳头便已经重重得砸在了他的那袋,顿时砸得他一阵天旋地转,彻底失去了说话的权利。而等他再次恢复过来时,却满心苦涩的发现再挣扎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了,他已经被拖进了血海当……

  说起来,这所谓的血海其实并非如字面看起来那样真的是一片汪洋,恰恰相反,这里除了到处都是刺鼻的血腥气味之外,只剩下那一座座如同倒扣着的海碗一样的巨型坟包,除此之外连一丝水都没有,倒是头顶方波光粼粼得充满了殷红的血水,一层灰色的光华将其拖起,让它看起来像是一片血色的天空相仿,只是这片“天空”密密麻麻得布满了禁制,不断得游走窜动着,宛如是一条条水蛇,让人本能得生出一种不寒而栗的畏惧。而在这些血水的映照下,放眼望去尽是一片绯红,整片墓地像是一个巨大的血色琉璃,深邃而又瑰丽。

  “这地方看起来还不赖!”

  孟天河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之后,便大咧咧得随意找了一座坟包坐了下来。对于周围那些不断聚集而来的暗红细线连正眼看都没看一下,仿佛它们不存在一样。

  其实一进来他便立刻注意到了这些从空不断落下来的细丝状东西,稍微感受了一下,他便确定它们是雷广口所说的那些所谓的血元无疑了。

  不过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些血元看起来似乎并没有雷广形容得那么恐怖,相反的,当这些血元细线侵入自己体内的时候,他竟然还觉得非常舒服,酥酥麻麻的,还有一些温暖,像是正在做着一次全身精油按摩一样,都不禁开始怀疑雷广这家伙之前是不是在骗自己。不过当他看到雷广被这些细线弄得浑身抽搐不停的凄惨模样时,便立刻打消了这样的念头。很明显,他是个例外,而之所以如此,也很好解释,因为他早领悟了血脉之道,所以这些血元不仅对她早不成任何伤害,反倒成了一种补品,不断得滋补着他的道蕴,让其不断凝实成长。

  而他也落得个省心,直接大撒手,任由这些玩意不断得纠缠侵蚀自己,而她却趁着整个机会开始整理起自己的思绪来。

  很明显,此间他所经历的一切都是魔主和龙神设下的一个局,目的也容易猜测,他一个小人物能被对方看的也是自己的那个小世界了,正像那位神秘的银樱前辈所说的那样,这些家伙的目的是要夺取这个小世界,进而成为一方世界的主宰,获得永恒。

  他知道,这些家伙之所以没有立刻对自己动手,只是因为他还没有化神成功,小世界也没能完全成熟,这很好想明白,只是让他有些想不通的是,既然时机未到,那他们现在设下这个局又是为了什么呢?难道是为了让自己领悟更多的天道?可那又有什么用呢?难道这样会对小世界的成长有什么特殊的好处?貌似现在也只有这个解释较合理了!可是他们又为何非要在自己领悟了道法之后重回封辰殿去引动什么阵法呢?这又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破坏此方大世界的秩序?然后像银樱所说的那样,利用封辰殿所化的【北斗汲灵阵】不断得从星脉抽取灵界的源力供给他的小世界,使其受到滋养而不断成长?嗯!估计是这个原因了!

  “如此说来,我只要不激发这封辰殿的阵法,不进入化神境,那便等于是破坏他们的计划了!”想到这里,孟少不由得眼前突然一亮,貌似已经找到了应对的办法,只是还未来得及欣喜,却立刻想到了另外一个至关重要的事情,那是羽幻诸女该怎么办,他可以不怕对方的威胁,可这些无辜的女人们却在对方的手,到时候对方若是以此威胁自己的话,他又该怎么做?难道为了自己的性命眼睁睁得看着她们深陷险境而置之不理?无需多想,答案是否定的,他肯定做不到,若是可以的话,他宁愿老老实实地去答应对方的任何要求,也要救出诸女。这是一个人所应该有的担当。

  当然了,若是能有两全其美的办法的话,他也不会这样放弃自己的命运,而甘当他人手的玩偶,任人摆布。

  所以说,归根结底一切还要用实力说话,而这也正是他此刻所欠缺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若是他能够领悟银樱口的那种混沌之道,到时候直接将小世界进化成一个真正的大世界,那他也拥有了解决一切的实力了。

  这么一想之下,他忽然发觉自己并非真的是死路一条,一切都还有希望,关键是他要掌握那虚无缥缈的至高道法,混沌之道。

  那么问题又来了,听银樱说,这种道法似乎从来没人能领悟过,甚至连那位亘古烁今的绝世天才,被尊为一代人王的家伙都未能领悟,那么自己又该如何去领悟呢?

  “对了!那位银樱前辈好像说过,人王曾经尝试着用什么混沌熔炉来熔炼自己,也许这是一个办法吧……”

  孟天河似乎是终于捋顺出了一丝眉目,心情顿时感觉畅快了许多,不过依旧还有一股问题,那是他又到哪里去寻找那座传说的混沌熔炼呢?

  想到这,他不禁立刻记起了自己身旁还有一个天君级别的强者存在,也许以他的阅历会知道一些线索吧,想到这里,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得立刻扫向了身旁,只是一看之下,却是顿时吓了一跳。

  只见那雷广原本还算顺眼的金色身躯此时竟已鼓胀得宛如一只巨大的金色气球相仿,随着那不断的剧烈抖动,眼看着立刻要完全爆裂开来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