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百九十九章 非常深刻

作者:尘翔更新时间:2019-01-11 11:38:52
  “坐吧,年轻人。”茶翁看了上官龙飞一眼,出声道。

  上官龙飞点点头,也没有心急地问茶翁的决定,因为他知道这样的事不能急躁,而且以他的经验看,茶翁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的答应自己。

  “你知道这套茶具的来历吗?”果然不出上官龙飞意料,茶翁突然指着眼前的茶具问道。

  上官龙飞笑了笑,拿起其中的一个茶杯,用手轻轻抚摸,杯子表明竟然磨砂面,而且磨得十分均匀,手感极好,显然以古代的工艺很难达到这种水准,看来这套茶具果真是件价值连城的古董。当然,既然是古董,以上官龙飞现代人的身份,是难以猜出起的来历。

  “还请茶翁赐教。”上官龙飞不愿装腔作势,诚心拱手问道。

  “你很诚实,若是换成其他人,为了颜面,恐怕也要胡乱猜上一番。这一点,我很喜欢……”茶翁也是好不掩饰对上官龙飞的欣赏。

  “多谢茶翁厚爱。”

  “这套茶具是出自大陆东方的一个小国,不过他们国虽小,但却在很多方面拥有高超的技艺,而茶中的茶道便是其中之一。对于如何喝茶,他们很有一套讲究,对他们来说,品茶就是品着他们的一生,苦涩甘甜,回味穷。”茶翁感叹道。

  “人生如茶,茶如人生。”上官龙飞想起自己在研究茶饮料时,体会的一句话,而后便成为香轩茶馆的铭牌。

  “没错,我喝了一辈子的茶,品了一辈子的茶,研究了一辈子的茶,得出来的也就是这八个字。年轻人,你有很多地方让我欣赏。我已经打听过了,近开的那香轩茶馆,就是你的主意。那茶我也喝过了,很有味道,像极了那些穷人所过的日子,用前半辈子的苦涩去换后半辈子的享福,这对他们来说,是奢望,也是期待。”

  “不过,那茶还少了一种味道……”茶翁叹道。

  “味道?什么味道?”上官龙飞一惊,似乎有些不明白茶翁的话。

  “人味。”

  “人味?人味?”上官龙飞嘀咕了两句,似乎抓住了什么,但却也十分模糊。

  “论你怎么为穷人着想,但出发的目的始终是为了赚钱。当然,对于商人这是可厚非的事,没有利益的生意,没有人会做。只是,我希望香轩茶馆不当当就是为了赚钱,应该多的,让那些穷人尝到各种各样的茶,至少能在心里上弥补他们被穷困折磨了一辈子的酸楚。”茶翁似乎深有体会道。

  “茶翁真是济世为怀,令人敬佩。”

  “济世为怀谈不上,只是对于这茶来说,我只想让它没有穷福之分,没有好坏之分,真正区分的,是每一个品茶的人。一样茶,百样味,这就是每个人不同的人生。”

  “茶翁的意思,我有些明白了。其实,这也是我来的目的,对于茶的了解,我远远不如茶翁,只有以茶翁这样的见解和阅历,才能让茶中的真理体现出来。记得上次我跟茶翁说过的茶文化,我想让这种文化犹如这价值连城的茶具一般,永久流传,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道’。”

  “你的话还真是说进我的心里了。我何尝不想将自己体会的茶道传播给后人呢,但我也不甘愿作为那些商人利用的傀儡,有些时候真是难以两。”

  “呵呵,茶翁大可放心,只要茶翁愿意助我一臂之力,我可以将一部分权利交由茶翁,一切以茶翁的意见为重。而且我可以作主,将我们香轩百分之五的股份授予茶翁,让茶翁成为我们其中的股东之一,对于我们任何的计划,都持有反对作用。”

  “股份?”茶翁不解地问道。

  “简单的说,就是一种分红,以每个股东的投资不同而分出不同的利润。而茶翁的这种算是技术股份,茶翁可以不用投资资金,只要协助我研究茶的开发就可以了。”

  “就这样?”

  “对,就这样。但我也不会为难茶翁,一切还是由茶翁决断。”

  茶翁沉默了一会,抬起头看了看上官龙飞,说实话,上官龙飞的提议确实让他十分动心,很少有人能撇去利益的考虑,而将自主权交给他,这相当于将香轩未来的发展交到了他的手中。

  “好吧,我可以答应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后茶翁终于点下了头,他已经没有时间再等十几年了,所以他决定相信上官龙飞一次。

  “好,茶翁,祝我们以后合作愉。”上官龙飞兴奋地起身,几天来的心血终于没有功亏一篑,他相信很地,自己就能让整个大陆轰动起来。

  几日后,上官龙飞的伤已经完康复,恢复的速度比想象中的要了许多,连看病的大夫都感到十分惊异。当然,在韩云柳的眼里,上官龙飞能健健康康地出现她的面前,莫过于是件十分令人开心的事。

  因为上官龙飞的受伤,原本制定好的计划也不得不耽搁了下来,韩云柳也只能趁机偷闲,陪着上官龙飞在家中过着悠然安闲,与世争的日子。不过,这种好日子似乎并不能让她舒服太久,刚刚下人送来的一封请贴,立刻让她秀眉微蹙,神情凝重。

  “小姐,这不是城主府的宴贴吗?城主没事请小姐干吗?”水灵在一旁不解道,因为上官龙飞说今天要闭关,不想有人打扰,所以她便过来伺候小姐。

  “不是请我的,是请龙飞的……”韩云柳摇摇头道。

  “上官少爷?”

  “对,我想应该是为了答谢龙飞对司马梦缘的救命之恩。司马城主不管怎么说也是个明理之人,这样做倒也在情理之中。”韩云柳沉思而道,但她同时也有几分顾虑,担心道:“不过,司马城主的沉府极深,加上司马梦缘的聪颖过人,这里面说不定会有什么文章。比较梦缘现在还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不能掉以轻心。”

  “那干脆别让上官少爷去不就行了吗?”水灵不解道。

  “不行,那样只会让事情变得加麻烦。单纯来说,司马城主的目的应该是在答谢龙飞,而且以司马梦缘对上官龙飞的感觉,他们父女自然不会对龙飞如何。我担心的是,龙飞真正的身份万一暴露,疑对我们来说是相当不利的。”韩云柳考虑极为周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水灵被这么一说,突然也紧张起来。

  “不管这宴是不是鸿门宴,龙飞是不可能不去的,不过,如果我一同前往,谅司马父女也不敢弄出什么花招来。”韩云柳神色坚定道。

  “可是这样好吗?不请自去,我想司马城主他们一定也会有所警觉的,知道小姐一同前去的目的。”水灵认真道。

  “别忘了,我跟他们说过我是龙飞的未婚妻,就凭这一点,他们自然也奈不了我何的。”韩云柳本就是个精于算计的女子,考虑事情面面俱到。

  “小姐说的有理。不过,小姐上次主动称上官少爷是自己的未婚夫,是不是已经有了这个打算呢?其实,我觉得上官少爷很不错,不仅聪明过人,风流倜傥,而且对人极好。在他身边当丫鬟,简直就是一种享受,而且还能学很多很多的东西。”水灵突然眨着眼睛,神色兴奋道。

  “不知羞的丫头,近都被他带坏了,居然敢对自家小姐没大没小的。如果你觉得他好,那我就作主,把你许给他当小妾好了。”韩云柳笑瞪了水灵一眼,打趣道。

  “别,别,我哪里敢占小姐的心上人啊,给我一百个胆子我都不敢。”水灵晃着小手,不住嘻笑道。

  “你这个臭丫头,还说……”韩云柳一听,不由地生出几分羞意。

  “好啦,不跟你闹了。我去龙飞房间一下,跟他谈谈这件事,你去把裁缝点替我把龙飞赶制的那几套衣裳拿来,去赴城主大人的宴,可不能太寒酸了。”韩云柳吩咐了一声,接着转身往后院而去。

  韩云柳盈步来到上官龙飞的门房外,刚刚想抬手敲门,突然脑子里莫名其妙地浮现出那晚与上官龙飞**相拥的一幕,俏脸瞬间红透,好似诱人的苹果一般。

  “讨厌,我在想什么呢?”韩云柳摇摇脑袋,晃去那羞人的念头。

  韩云柳好不容易冷静了下来,便抬手敲了敲门。

  “谁啊?是水灵吗?”门内传来上官龙飞的声音。

  “龙飞,是我。”韩云柳用轻柔的声音应道。

  很地,门瞬间便被打了开来,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地映入韩云柳的瞳孔里,登时心里莫名的一跳,惊惶不定,好似被触动了什么般。

  “有什么事吗?进来说……”上官龙飞含颌一笑,让开了身子,让韩云柳进了房内,然后再关起房门。

  韩云柳低着头,径直坐到房内中央的圆桌旁,只见此刻桌上叠满了密密麻麻地纸,地上还扔着许多揉成团的,整个房内显得格外的糟乱。

  “你在做什么呢?水灵刚才说你在闭关……”韩云柳不由抬头问道,但迎上上官龙飞那双眼睛后,不自觉地又移开,神情带着几分异样。

  “我在设计计划的图纸,因为受伤耽搁了几天,现在要加紧时间才行。”上官龙飞坐到一旁,继续在纸上摆弄着各种图案。

  “你的伤才刚好,要多休息才行,我们也不急于这一时的。”韩云柳有些心疼道。

  “现在只是才开始,要做的准备工作还有许多,我的伤已经好了。云柳,我知道你担心我,不过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上官龙飞认真地看着韩云柳道。

  “谁……谁担心你了。”韩云柳被上官龙飞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惊道了,顿时有些娇羞地逞强道。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