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七百六十五章 法兰西革命老区

作者:傲骨铁心更新时间:2018-12-06 23:34:29
  耶稣从来不嚼蛆,魏公公也从来不乱来。

  他真的是很中意天主教。

  中意天主教的资金、科学、技术、人材、武器装备。

  虽然,明朝的科学技术在当下和西方并没有大的差距,但体制却限制住了明朝科学技术的突破和爆发。

  这个体制不是帝制,而是儒家思想主导的政府思想。

  一方有好东西却不知道向外开拓,一方则是将好东西全用在对外开拓上,双方的差距自然一天天拉距。

  武器装备上,西洋人也是成规模,成建制的更新换代,所拥有的技术和人材储备远超明朝。

  明朝实际已经失去了大航海的机遇,并且在这场改变世界的机遇中,没有任何收获。

  魏公公此时要办的海事大业,属于插队,未来必然和西洋诸国发生激烈碰撞。

  因而,他需要有个缓冲。

  天主教的虎皮无疑是个极好的缓冲,能给公公的大业争取一定的时间。

  另外,眼下天主教在中国是不成气候,但在东南亚、在日本,却是极有势力的。

  这就使得致力于东亚共荣,世界大同的魏公公,必须要和天主教合作。

  如果有可能,未来,公公还要致力于宗教改革,致力于输出革命,致力于出口转内销…

  欧罗巴镇守太监,在穿越者眼中,未必就是笑话了。

  所以,公公在第一时间将自己打扮成了一个无比虔诚、一个一心追求上天堂的东方羔羊。

  得益于前世常有小姐姐在街上给自己发耶和华的传单,又听说教堂可以给介绍女朋友,公公特意去了几次,虽说没能拐走圣母玛丽亚,但几次蹭白食的经历,也足以使史泰隆等人在公公眼里,完全就是土包子的存在了。

  或许,教士们自己都没察觉,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完全就是在跟着魏公公走了。

  各种典故,公公那是拈手就来,一套套的说出来,把个郭居静和金尼阁这帮正宗的西洋教士都听的愣了。

  史泰隆听的最认真,在心里给这位年轻的明帝国宦官打出了一个比较中肯的评价——这位对上帝,对天主教的认知和理解,至少是主教级别的。

  真是上帝保佑,能够让东方出现这么一位优秀的人物。

  郭居静他们也有同感,虽然他们不愿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

  这个明帝国的年轻宦官对于天主教义的理解之深,并不比他们差半分。

  因而,在震惊同时,他们都很想知道是谁发展了这个年轻的明帝国宦官,他又是否受洗入教。

  几个听不懂中国人话的洋商见传教士们聚在一起,认真的听一个明国官员讲话,不时发出感慨声,也很是好奇,让身边的中国通事翻译给他们听。这一听,自然也是对这年轻的中国官员刮目相看。

  王体乾、曹文耀、许大有、李维等人则是听的一头雾水,看的目瞪口呆,谁也不知道魏公公是怎么能做到和西洋大和尚坐而论道的。

  可能,这么多人中,也就李之藻的震惊之感弱些。当初在乾清宫,还是舍人的魏良臣给他及利玛窦神父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知道这个年轻人对西洋文化很精通。

  “上帝是属于你们的,但最终却是属于我们的!”

  魏公公情绪高涨,猛的将小田举在手中的十字竹架拿在手中,高高举起。

  此时,也只有这个动作最符合他的气质,也最能表达他心中所想了。

  只可惜,此时没有会拉二胡的在边上给公公配上背景音乐,唱上一曲“上帝爷讲话理太偏,谁说夏娃害了汉?亚当采果在伊甸,奴家闲来守家园…”

  没有就没有吧,已经很好了。

  公公,也在期待。

  期待洋和尚们忍不住好奇,询问他的经历,打听他的一切。他们只要这样做了,就说明他们上钩了。

  果然,在交流了眼神之后,传教士一致认为魏公公是上帝在东方最好的信徒。

  于是,郭居静委婉询问魏公公是何人引他入教。

  魏公公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向西洋和尚们伸出了橄榄枝。

  他诚恳邀请众教士能够到他所在的吴淞特区传教,并愿意为他们提供地皮盖一所宏大的教堂。

  “吴淞么?”

  郭居静有些印象,因为他要去的上海县距离吴淞口不远,不由有些心动。

  史泰隆上前认真的看着魏公公,询问道:“尊贵的大人,不知如何称呼您?”

  “你们就叫我亲爱的魏吧。”公公腼腆一笑。

  之后史泰隆为魏公公介绍了他的同伴,当介绍到金尼阁时,对方称他来自于杜埃城,是比利时人,但公公却记得杜埃是法国的,所以将金尼阁视为一个来自法兰西革命老区的乡亲。

  教士们对去特区传教显然有些意外,一时半会拿不出主意,公公便决定再露一点。他针对天主教在中国传播不利的事实,给了一些十分可行的建议,这让众教士听的是眼前一亮,不住点头,对他亲爱的魏更是感激万分。

  公公看在眼里,心里洋洋自得。

  传教这玩意,就跟他公公卖债券一样,靠的都是包装和宣传嘛。

  而在中国,只有接地气的包装和宣传才能赢得人心,拉来客户。

  如何个接地气呢?

  “约瑟公,你坐下,听俺说说知心话。加百列,咱都坐下,咱们随便的拉一拉。小木匠你成亲后,娶了妮儿玛利亚。她没过门来就怀孕,知道你害怕当王八。

  孩儿他爹竟是谁,你每天夜里睡不下。这娃儿本是圣灵造,借着他娘胎投地下。代替世人偿罪孽,他就是那弥赛亚!”

  这是河南梆子版,唱出来,百姓喜闻乐见。

  还有天津卫的。

  “当了个当,当了个当。扯皮闲话咱不讲,今天就讲讲耶稣圣人他滴娘。

  要说这,耶稣圣人不一般,亲爹绿了小木匠。

  可怜呐,未婚先孕玛丽亚,天使托梦来帮忙。

  小木匠,你甭嫌圣母肚子大,那肚里的娃娃可是人类的王。”

  北方版的有,南方版的也有。

  “玛窦也许太鲁莽,有话对侬拉比讲,阿拉讲段经,包侬称心肠。道理相比,例子相当。问拉比呀,阿拉来讲经可像样。问拉比啊,阿拉讲道可稳当?…”

  总之一条,只要这帮传教士愿意跟他魏公公走,公公裤带子松松,就能让他们少干三百年。

  魏公公目中满是对教士们殷殷期待之情。

  “这件事,我们需要商量一下。”

  郭居静觉得有必要对这个年轻的明帝国宦官更了解一些,所以他向李之藻打听。

  “这个年轻人是皇帝身边的红人。”

  李之藻也不知如何向郭居静解释魏良臣的身份,想了想,只能这样说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