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六百九十四章 相信是真

作者:西风紧更新时间:2018-12-06 23:31:34
  渐渐黯淡的天幕下,大地上的积雪比天空更白。朱高煦步行离开已结冰的“如海之湖”岸边,武将陈伍在后面牵着他的棕马。

  各处军营里火光闪动,空中炊烟缭绕。辎重兵已经把晚饭做好了,将士们正拿着铁盅排队去舀食物。

  朱高煦身边没几个人;他走进军营时,仍被好些人认了出来。将士们上前抱拳执军礼,陆续言语拜见圣上。光线虽然不太好了,但一行人很快引起了许多将士的注意。

  “不当值的将士,晚饭后早些进帐篷。”朱高煦走到一个军士面前,伸手拍掉了军士肩膀上的积雪。那军士抱拳弯腰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一下。

  朱高煦又顾左右道:“弟兄们追随朕来到这漠北荒地,忍受风雪苦寒,四顾几无人烟。但朕要告诉你们,大明国内的百姓、青史典册都会传颂弟兄们的英勇事迹!咱们是为了保土安民,为了百姓安居乐业奋战。”

  越来越多的将士端着铁盅聚拢了过来,人们纷纷向朱高煦这边投来了目光。

  朱高煦便继续大声道:“咱们有时会找不到敌军,有时会面临严寒,食物可能也不那么容易下咽然而朕与诸文武,已谋定了最好的决策,大明官军必胜!”

  马上有武将喊道:“圣上百战百胜!”

  “胜!胜”众人纷纷呐喊起来,还有一些人高呼“万岁”。

  朱高煦没逗留太久,便与几个文武大员一道离开了军营,去了另一个军营巡视。

  这边的将士们看见皇帝过来,都从地上站了起来。朱高煦走到一口铁锅旁边,径直伸手拿起勺子在锅底一捞。他舀起来一块肉和一点汤,将勺子凑到了嘴。

  “有咸味和肉香味,唔,就是不太好嚼。”朱高煦咀嚼着说道。

  旁边的武将道:“禀圣上,这是战场上弄来的马肉,这会儿烧柴不多,煮不烂。”

  “朕的牙口好。”朱高煦顾笑道,“弟兄们的牙口也还好罢?”

  众军哄笑了一会儿,纷纷应答:“好!好”

  朱高煦挥了挥手道:“将士们吃罢,朕再看看别处。”

  他继续军营里四处走动,观察着远近将士们的举止。见有的在吃饭,有的在干活,有的坐在地上休息。看起来人们都知道自己该干甚么,军营里的形势相当稳定。朱高煦的信心,这时又坚定了几分。

  没一会儿,他刚走到一片帐篷附近,一群将士便从地上站了起来,都抱拳向这边执军礼。

  朱高煦走到他们跟前,一个个看过去。他看见一个年轻后生手里、还拿着一张脏兮兮的信纸,便随口问道:“家?”

  后生很紧张的样子,顿时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地出声:“这那是”

  陈伍走上前,从后生手里拿了信过来、双手呈到朱高煦面前。朱高煦伸手接了,问道:“朕能看?”

  后生忙用力点头道:“圣上看。”

  朱高煦瞧了一遍,神情有点异样地看向面前的年轻军士。军士适应了一阵子、此时终于稍微利索点了,他开口道:“小的名叫张勇,大同人。”

  朱高煦点头道:“张勇,好好作战!朕不会亏待你们。”

  近处的武将立刻抱拳道:“禀圣上,张勇在战阵上很卖力,运气也好。俺们跟着巴国公和河阳侯在胪胊河那边,遇到鞑靼骑兵冲阵,一个总旗队死伤过半,全队散乱。张勇独自杀了一个鞑靼马兵,才被一匹战马压倒!打完了仗,俺把他翻出来,见他愣是没死哩!”

  张勇道:“小的起初以为身上的骨头断了,不想只是皮外伤,下还能上阵!”

  朱高煦道:“诸将把有功的将士都报上来,朝廷定会论功封赏。”

  二人一起抱拳道:“谢圣上恩!”

  朱高煦转身离开,他刚走了几步,便停下脚步招手让陈伍靠近过来,侧首小声说了一句话。陈伍抱拳领命,径直向前大步走去。

  不多时,陈伍和另一个武将来了,便带着朱高煦等人进了一座帐篷。

  朱高煦在里面的火堆旁坐下来,不多时,刚才说话的军士张勇便被带进来了。张勇刚进帐篷,急忙跪伏在地磕头。

  “免了,坐。”朱高煦招呼着。

  张勇转头看了一眼带他进来的武将,小心翼翼地在火堆旁边坐下。

  朱高煦一时没吭声,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会儿,便抬起头伸手道:“你那封信哩?”

  张勇赶紧从怀里掏出信,双手递了上去。

  朱高煦一面看着纸上的文字,一面问道:“你和姓冯的娘子,以前有婚约?”

  张勇摇头道:“圣上,俺们没有婚约。”他顿了顿急忙又道,“这事儿也怪不得春寒,俺们认识只是巧了。冯家家境殷实,不愿与军户联姻是寻常的事。”

  他脸在火光中露出了一丝苦笑,“不然,这她就差点要做寡妇啦!”

  朱高煦点了一下头。

  张勇悄悄抬头看了朱高煦一眼,他安静了一会儿、又开口说道:“今年春的那天,大同府城厢许多人出门踏春;小的正好奉百户之命去了大同城一趟,去时遇上大雨。小的在驿道边上一个院子里躲雨,因此见到了冯春寒,那会她和另一个妇人也在避雨”

  朱高煦一边认真地听着,一边时不时地点头。左右诸将或许有些奇怪,毕竟还在战场上、大明皇帝居然对一个小卒的儿女私事感兴趣,实属罕见。

  张勇大致说了一些有关那封信的事,朱高煦很快便听明白了。

  因为一场春雨,军士张勇遇到了踏春躲雨的冯春寒。俩人暗生倾慕之情,后来又偷偷见过一面。然而家境身份之别,他们最终无法修成正果;就在张勇出征之前,收到了一封信、冯小娘要与别人缔结婚约了。

  这不是一件感人的事,也没甚么曲折动人的过程,充斥了太多寻常的现实因素。

  朱高煦看了一眼手里皱巴巴的信,忽然不动声色地丢到了火堆上!刹那间那信纸便烧了起来、变成一团灰烬。

  周围的人们面露诧异之色,无不看着那团灰。张勇瞪着眼,顿时也愣在那里。

  “朕找人重新给你写一份。你只要听他的安排便是。”朱高煦道,“大军班师国后,如果冯氏还没嫁人,就让她嫁给你,如何?”

  “这”张勇一时似乎不知所措。

  旁边的武将沉声提醒道:“还不快谢恩?”

  张勇这才伏到地上叩首道:“小人叩谢圣恩!”

  “平身。”朱高煦站了起来,拿起地上的头盔戴到脑袋上。

  朱高煦等先走出帐篷。随后张勇也被陈伍叫上,一起离开了此地。

  一行人到了中军行辕。

  军士张勇被安排在一座帐篷里等着,没多久守御司左使侯海、便来到了这里。二人寒暄了几句,侯海拿出一封写好的信递给张勇,扬了一下下颔道:“张勇,你先瞧瞧。”

  张勇上前,弯腰接过信纸。

  有关的故事已经改过了新的内容大致是,“冯春寒”在踏春的路上遇雨,躲雨时遇到了年轻英俊的卫所军士张勇。“冯春寒”听到张勇的事迹,去年底鞑靼人袭扰大同城厢时、张勇随军英勇作战保护百姓,她遂对张勇十分敬重,暗生情愫。

  但今年夏天,媒人给“冯春寒”作媒,说了一个好人家;而张勇也要奉命出征了。于是有了这封“冯春寒的信”,内容是:要他为国效力、反击鞑靼,而“冯春寒”许诺说服父母拒绝媒人,并思念着他、一直等着英雄立功归来。

  侯海等了一会儿,开口道:“你的事大概还是那样,本官只将结果改了一下。如此才能鼓舞将士。”

  张勇似乎有点顾虑。

  侯海见状,露出笑容道:“原先那信已经烧了,最后你也确实会娶冯春寒,有何不妥之处?圣上金口玉言说出的话,别人不敢再娶她;至于冯春寒为何要嫁给你,这事并不重要。你明白了吗?”

  张勇看着侯海的红色团领官服,怔了片刻,他终于用力点头道:“小人遵命!”

  侯海走上来,拍了一下张勇的膀子,笑道:“你不用再河阳侯军中。今晚便留在中军行辕,先到陈伍麾下做个侍卫亲兵的总旗,头还有封赏。”

  张勇搓着手道:“小人实在”

  侯海道:“你不是死战不退,亲手杀过鞑靼骑兵吗?本官先走了,陈伍会给你安排军职。”

  张勇抱拳鞠躬,说道:“小的送侯大人。”

  侯海走到帐门,转过头又道:“张勇,记住信上所写之事。那这才是真的,你要让自己相信。”

  张勇点头道:“遵命!”

  俩人走到帐篷外,谈话声已结束了。侯海的靴子踏在雪地上,顿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不远处的空中还有“噼啪”的声音,侯海抬起头,便看见一面写着“明”字的军旗,正在寒风中猎猎舞动着。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