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308】天狼白鹿

作者:御剑斋更新时间:2019-01-11 11:32:11
  正午。

  金鹰静静坐在毡房外的一块青石上。手心里有着一把麦子,有着火焰一样毛色的宝妈赤云,希律律地打了个响鼻,香喷喷地吃光了麦子,大头又在金鹰的怀里拱了拱,撒娇一般地希夷主人再多喂上一些好吃的零食。

  毡房之外,距离他不远处,屈膝跪倒着三排数百名黑衣、红衣、金衣武士。

  金鹰驰骋疆场数十年,早已有了开衙立府的权力,数百名武士,全部都是金鹰下属,亲自调教的死士。

  这黑、红、金三色衣裳,既是这些武士的官级大小,也是代表了这些武士的武功高低。

  虽然这么多武士聚集在金鹰眼前,但依然保持着极度的安静。

  这便是军威,便是军仪。

  便是鹰王都曾说过,天下之大,论治军之严,金鹰当为天下第一。

  整支军队,只有一个号令,只听一个声音,那就是金鹰的声音……

  这种绝对的执行力,对于自己人来说,是天大的靠山,但对于敌人来说,便是天大的恐怖之源。

  便是一向桀骜不驯的铜鹰,此时也是额头见汗,与众人同样单膝跪地,低头不敢往上看一眼。

  金鹰的样子很恬淡,但谁都知道,金鹰此时的心情非常恶劣。只有在他心爱的赤云驹跟前,才能平抑他此时内心的杀意。

  金鹰不开口,便没有人敢开口。

  这时候开口,无疑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安排圆满的刺杀任务,竟然找不到银鹰的尸体,这本就让金鹰大为不爽,而紧接着又得到三圣岛方面的消息,己方与帅继绝秘密结盟的信物和密函,竟然被人偷走,这简直令人不能容忍。

  接二连三不受控制的消息传来,别说是金鹰,便是铜鹰此时也是心中恼火,恨不得拧下几个当事人的脑袋来泄愤。

  不过好在两个时辰前,得到朗氏二兄弟的报告,偷盗信物和密函的柏仲云,成功被己方雇佣的杀手击杀,甚至那名杀手还随手击杀了四名同样追缴密函的高手。

  只是可惜,柏仲云身上的信物和密函已经不见踪影,并没有被那名杀手得到,朗氏兄弟也因此没有现身,准备继续跟踪下去。

  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唯一的好消息,便是己方与帅继绝之间的联盟,并没有被披露。

  毡房之外,是延绵百里的军队大营,激烈悲凉的号角声划破了长空。

  无数骑士翘首以盼,望向主营方向,等待金鹰下达命令,听候差遣。

  主营只有这么一个毡房,毡房外,是数百名核心武士,而主营之外,尚有数千人各部曲的军官。

  但无论主营内外,均鸦雀无声。

  周围的气氛是那么紧张!

  铜鹰的心情,一样紧张。

  虽然金鹰看上去军权在握,可那是因为他的背后有“鹰王”展雄飞的支持,除了主营内的这些心腹,外面数以万计的铁骑,又有多少愿意为了金鹰的野心而付出生命呢?

  如果金鹰背叛鹰王的消息传出,外面的数万大军,又有多少会继续为金鹰效命呢?

  这是个未知数……

  却也是个不能赌一把的未知数。

  不知过了多久,在场众人终于听到金鹰的淡然一叹,嘴角突然扯出一丝笑意,冷冷问道:“做事的杀手,叫燕十三?”

  “是的。”铜鹰满脸疑问,他不明白这个时候,金鹰突然问起这枚棋子做什么,只能如实答道:“按照计划,选出的三个杀手中,由他来刺杀柏仲云……嘁,本来这个刺杀对象另有他人,柏仲云实在是突然冒出来的……”

  金鹰毫不在意,依旧用他那不带丝毫情感的声音说道:“燕十三。【夺命十三剑】,很有趣的名字,很有趣的武功……你说,咱们的计划,他能够完成吗?”

  铜鹰瞬间语塞,不知该如何作答。

  毕竟,他没有见过那个燕十三,也没有见过那套【夺命十三剑】。

  只是这个关键时刻,金鹰提及这个毫不相干的杀手做什么?

  金鹰少有的一叹,宛如自言自语道:“好怀念当年快意江湖的感觉啊。若是能像当初那样,快意恩仇,挑战高手,殊死一战,该是多么畅快的一件事啊!”

  话音一落,旁边毡房内突然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冷冷道:“请少主自重,为人君者,切不可轻身涉险,逞勇斗狠,此乃匹夫行径,于大业毫无益处。”

  毡房的门帘一掀,走出一名年纪六旬左右的冷硬老者,身材瘦长,脸颊有如刀削。站在那里,仙鹤一样,但两面太阳穴高耸,一双眼睛炯炯生光,那双手却如大姑娘一般修长白皙,此时正被另一双更加柔嫩白皙的玉手扶持,而这双玉手的主人,竟然是草原上赫赫有名的大美女阿依古丽。

  二人这一现身,在场众人的头颅低得更沉了,便是金鹰也难得露出一丝笑意,柔声道:“巴仓老师,我不过是一句戏言……”

  “为人君者,岂能戏言?”巴仓老者眉毛一立,顿时又是一番训诫:“如果在少主眼中,这天下之争便是一场游戏,恣意妄为,那老朽即日便请回草原,告诉耶律牙海,这个智者我当不起,请他另谋他人辅佐吧。”

  说完老头冷哼一声,转身便朝帐内走去。

  金鹰脸上愠怒一闪,却被阿依古丽连施眼色,金鹰高傲的头颅不由得一低,叹息一声,起身上前,施礼道:“巴仓老师,在下知错了。还请老师不要生气,留下助我一臂之力。”

  巴仓哲言瞥了阿依古丽一眼,叹息道:“我知少主心中不服,老朽不过草原一牧羊老头,垂垂之年,却到中原在你耳边喋喋不休,但少主可知,如今你已是草原上唯一的希望,老朽不把心思放在你身上,又能放在何处?”

  金鹰默然不语,垂头受教。

  巴仓哲言,号称是“草原上的第一智者”,乃是母族舅父耶律牙海亲自拜访数次,方才请出山的臂助,于情于理,金鹰都不敢得罪。

  巴仓哲言目光望向北方,以狄族语言沉声说道:“我的孩子,大草原上的天狼血脉,已然断绝,如今大草原上的狼主,不过是那个不洁的中原女人带来的野种,根本没有天狼的血脉,而你不同,身为大草原的皇族,你的母亲是白鹿一族的公主,她的孩子,有着天生高贵的血统,既然天狼血脉已然污秽,自然当由白鹿一族的血统继承草原大业……而你,便是我们白鹿一族最配得上草原之王的继承人。”

  金鹰表情沉重,郑重点头,同样以狄语答道:“绝不辜负族人对我的期望……”

  巴仓哲言闻言点了点头,继续道:“这一次,你的中原计谋出现些许失策,原也不必过分担忧……毕竟,草原方面的计策,施展顺利,如今你舅父耶律牙海已经掌握相权,就算狼主还有戒备,但纳兰成吉在前,他必须得到你舅父的支持,只要与东胡开战,大批金狼卫骑兵东进,便是你我夺取北狄大权的机会,中原这里的些许实力,得之不过多了一步日后踏足中原的踏板,便是失去,也不影响你继承草原之主的大计!”

  “老师,关于这一点,我却有不同看法……”金鹰突然冷冰冰的一句,眼中同时绽放出惊人的精光。

  “哦?你不想当草原之主?”巴仓哲言同样眼睛一眯,冷冷望着金鹰。

  难以描述的炽热眼神紧盯着巴仓哲言,一直予人以冰坨般形象的金鹰,整个人的气质陡然大变,变得如同太阳般夺目刺眼,狂傲至极却又无比自信的语调沉喝道:“巴仓老师,我,不但要做大草原的主人,还要做这整个神武大陆的主人!中原这里的争夺,看似毫无必要,但只有通过中原的富庶,才能让我北狄的铁骑踏遍这天下万里河山……巴仓老师已然是草原第一智者,难道这次出山,只甘心于在世人面前重述一下这个头衔吗?难道不觉得‘天下第一智者’这个头衔,更配你的身份,更符合您的能力和野心吗?”

  这一刻,金鹰发自肺腑的呐喊,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也燃起了所有人的热血。

  阿依古丽已经完全迷失了,望着眼前顶天立地一般的男人,眼中闪耀着不可抑制的崇拜。

  哈哈哈……

  巴仓哲言笑了。

  开怀地大笑。

  “天狼与白鹿在上,草原的霸主终于诞生了!”

  巴仓哲言一把扯住金鹰的肩膀,骄傲无比地咆哮道:“不愧是草原之子,今日我巴仓哲言终于找到这样的雄主了。哈哈哈,若你只是安于草原,哪里用得着老夫出山,凭耶律牙海一人足矣,但你有称霸天下的野心,便有老夫的用武之地了!走,进帐,我们详谈!”

  说完一揽金鹰的胳膊,眼睛却往外示意了一下。

  金鹰顿时领会,转身冲着铜鹰等人高喝道:“散帐。金衣卫戒备。”

  呼啦——

  近百名金衣卫士起身,在毡房外里三层、外三层地布下防备,就连铜鹰这样的高手,都被隔离在外。

  铜鹰眉头紧皱,但也只好泱泱地退了下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