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两百三十八节 买凶

作者:读书之人更新时间:2019-01-11 11:28:38
  陈副主任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男人。

  这是一个阴暗而潮湿的地下室,只有正中间悬挂着一盏老式的白炽灯。这灯瓦数很低,昏暗的光线只能照亮地下室中心的一个小圈子,从看不见的地方不时传来液体滴落的声音。虽然事实上不管是身下的椅子还是面前的桌子都是干干净净的的,但是皮肤莫名的就是有一种黏腻的感觉,让人浑身都不对劲。就好像某个角落里,,似乎隐约有人在窥视探看。

  他皱了皱眉头。其实陈副主任极度不喜欢这种感觉。站在这个地方,和这些肮脏的犯罪分子为伍,都让他感觉到身上多了一层不洁净的东西。

  但是他又不得不来。毕竟俗话说,想要干好一件事,最重要的就是亲力亲为。所以他强行忍了下来。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身材粗壮的男人。这男人的眼神毫无焦距,就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一共有三个候选者,他选择了这一个。

  看守所里的人,都是依法被逮捕、刑事拘留中打算被判刑事处罚的人。被关押进这地方的人,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人。小偷强盗之流如过江之鲫。然而这三个人依然是特别的。

  有记录证明,他们是吸毒人员。

  吸毒人员天生就是罪犯的候选。众所周知,为了满足吸毒的需要,绝大部分吸毒者都会走上犯罪的道路,这甚至能成为一条不可改变的定律。好的一点的是以贩养吸,差一点的呢,只能依靠抢劫盗窃,甚至杀人放火来得到吸毒资金。不管是哪一种,都是恶性的犯罪。

  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邪恶的直接体现,估计很多人都会选择毒品。

  很多人会有这样一个误区,那就是毒品的危害在于毒瘾,或者叫做“戒断症状”。一旦停下来,人会感觉到非常痛苦,甚至能达到万蚁噬骨,万虫吮血那种程度。影视作品里经常有表现,常见的画面就是一个人发出歇斯底里的痛苦叫喊,甚至做出自残的举动。

  但是呢,只要人的意志力足够坚定,将这种痛苦“撑”过去几次,那么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了。但事实上,这种恶魔的真正可怕之处在于,它能够扭曲一个人类的思想。它毁灭了人类的快乐,或者说感受快乐的能力。

  这就是为什么说,对于吸毒者而言,心理的成瘾性远远大于生理的成瘾性。对于吸毒人员来说,除了吸毒,就没有别的快乐了。其他的所有快乐,包括美食、美酒、爱人、亲人等等人类追求,并且能感到快乐的东西,如果说它们给人带来的快乐是一,那么吸毒给人带来的快乐就是十。

  至少截至目前,地球人类还没有找到对抗毒魔的可靠治疗手段。也就是说,一个人想要不产生心理依赖,除非他们具备一种自我控制自己大脑的力量。否则,就一定会落入毒魔的手掌之中。

  比如说眼前这一个。

  他生理上的戒断症状已被治愈——前面说过,这个其实不算太难。但是他心理上的瘾头,想要治疗就太难了。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个人已经完蛋了。在这个社会,他注定是没有希望的,已经落入深渊之中,再也没有爬出来的机会。而他自己也甘于沉沦。

  这是一个可悲的失败者。陈副主任内心深处,是没有把对方当做和自己相等人类看待的。事实上,这种人对他来说,完全就是路边的垃圾,如果有可能,避而远之最佳。

  但是,不得不承认,哪怕是垃圾,也有垃圾的用处。这就是为什么他会在这里的缘故。

  “把椅子拉过来点。”副主任说道。

  他身下是普通的木头椅子,而对方身下则是铁板凳——重达上百斤呢。这个要求被迅速的履行了,对方就像是一个被法师操纵的魔偶,机械而有效率的完成命令,轻轻一拉就把凳子拉前了一点。

  通常来说,毒魔会让人肌肉衰弱,但是那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个壮汉确实很强壮,至少目前如此。毒品还没来得及把他变成一个彻底的废人——当然看那两眼无神的架势,也不远了。身体没废,精神已经废了。

  陈副主任对于对方到底有什么故事没有半点兴趣,他只想完成自己的任务。所以他随手丢出一个药瓶给对方。

  必须要说,看到药瓶的瞬间,刚才那双还无神的眼睛里瞬间爆发出光芒来。

  对方把瓶子拿在手里,摇来晃去,仿佛他喜欢听小筒里药片互相碰撞的声音,或者这声音让他产生一种很难得的满足感。对于已经堕落的灵魂来说,这是很少的几件可以当作娱乐的事情。

  然后,他小心翼翼的取出一枚药物,用手指轻轻的将其碾成粉末——这种药物显然很容易被粉碎。他将粉末倒在一张铝箔纸上,然后用一根吸管将其吸入鼻子。

  连续两三下猛吸之后,他将头部朝天,似乎感觉着身体内产生的变化。此时此刻,他喉头一阵蠕动,面色潮红,就像是在**中获得了**一般浑身颤栗着。接着,他的头颅拼命向后仰,弯成几乎要断掉的形状,脊椎因为过度弯曲而发出咯咯的响声,似乎要将肌肉伸展到极限。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五六分钟,或许更长一点——这个过程让人感觉到恶心反感,所以让旁观者难以察觉时间的流逝速度——总之,最终药力平和下来,壮汉长长地吐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他这个时候再一次面对着面前的男人,眼睛一改刚才那种麻木,有着一种狠毒的活力。

  “你的杀人罪已经被查出来了。”陈副主任直接说道。他面前的是一个残忍的流氓,罪有应得的那一种。当然了,为了毒资犯罪杀人,算是一种常见的现象,也算是这种人的最常见的下场之一。“你已经死定了。”

  原本是因为抢劫罪被逮捕的,但是在上法庭之前,又被查出来和一桩杀人案有关。警察还在搜集相关的证据,但是那真的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事实上,每个参与调查的人都知道这案子是这个家伙干的,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将各种人证物证搜集齐全罢了。

  这个家伙毫无反应,没有表现出哪怕一点点的恐惧或者羞愧之类。这就是毒魔的力量。它让控制着人类感情的分泌物失调,让这种人失去了正常人类的各种情感,使得他们一个个都变得冰冷默然,残忍狡诈。他们剩下的生命都只为寻求那种毒魔带来的快乐而活,而他们自己都知道自己的生命堕落卑贱,毫无希望。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他们也已经没有了正常生命对于死亡的恐惧。

  想想看,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改变啊!它扭曲了人类最基本最渴求的情感。

  而这个人,与其说他是一个人类,不如说他已经是一头野兽。而且,他还不是普通的那种兽性。因为哪怕野兽,某种角度来说也是理智的,本能的知道趋利避害。一定要形容的话,这个人已经是一只疯狗,分不清楚好恶利害,只追求满足毒瘾了。

  “你的意思是你能救我?!”

  “当然不是。”别说在中国这基本不可能,就算真的能救,那也是要花费巨大的力气和成本的。这种力气和成本又怎么可能拿来救一只毫无价值的疯狗?又不是你亲爹!“不过我可以让你人生的最后一段时间里,过的快乐一点。”

  刚才丢过去的药瓶里面其实只有很少的几粒,不值一提。

  “你想让我干什么?总不至于是爱心泛滥,看我可怜同情我一下吧?”

  “我当然有事情让你干。”陈副主任强行忍住自己的恶心,丢过一张东西。那是一张照片,具体点说,一张男人的照片。

  “因为多个案件彼此牵连,所以几天工夫你会从县看守所被转到市看守所去。在那里,会有人安排,让你和这个人关在一起。你的事情就是……”

  “找个机会杀了他?真像是那些好孩子会做的事情呢。不会弄脏自己的手。”

  “反正对你这种没良心的流氓来说,怎么你都是死路一条,多一条罪名和少一条罪名无所谓的。”

  “看守所死了人的话……那可不是小事情。”

  “是的,会引起麻烦,也会处理一批人,但是都不会是很大的责任。毕竟任何人都想不到囚犯之中有人突然起杀心,想要谋杀自己的同伴。这是不可预测的意外。目前看守所还没有条件让每个嫌疑犯住一个囚室。”

  “之后呢?”

  “之后,你会被关进单人间里,等待判决。在这个过程中。”陈副主任说道。“没人会管你,甚至对于你随身物品什么的也不会有太多的在意。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不管是谁都知道你已经死定了。一个注定要死的人,是不会有人再去他身上吹毛求疵的。”

  “如果我不答应呢?为什么我要这么做?”

  “好啊,那我就当没来过,没见过你。这几粒药你就当天上掉下来的吧。当然等一会之后,会不会被狱警发现没收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你可以举报我,但先不说我会不会承认,单单这些药的份量就很少,太少了,这点份量是不足以判我任何罪行的。”

  “我可以举报你买凶杀人。”

  “好啊,请便。”陈副主任这一次真正的笑起来。“前提是有人相信才行。知道你为什么还活着吗?完全是因为证据还没有搜集齐全啊。我们国家的法律是讲证据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实际上陈副主任很清楚刚才的这些话只是空话加恫吓罢了。其实一个人持有毒品这种事情,对于公职人员的影响很大。而这种控诉,哪怕无法定罪也会有很不利的舆论影响。但是这些其实都是假的。毕竟,一个吸毒者的思路和**是完全可以肯定的,他根本没有耐心和能力做那么复杂的事情。他急需毒魔带来的快乐,而且只需要这种快乐,哪怕这个快乐会吞噬他也一样。

  最重要的是,这么一个吸毒者突然毒瘾发作发狂——这是符合普通人的印象的。也就是说,哪怕死了人,那也是情理范围之内。而且,事后这事情也根本无法追查。

  一定要事后追查的话,只能说这是一个偶然的意外。

  陆五因为一个偶然的意外,遇到了某走私集团的高层。又因为意外,得到了那个人的赏识。又因为一个意外,在看守所里死了……

  人生还真的都是充满意外呢。会面结束,陈副主任心满意足的离开。然后他先给领导打了个电话,说清楚自己这边一切顺利。顺带着又觉得自己该去再见见看守所的那位同乡。

  说也奇怪,原本毫无联系,更谈不上私人恩怨的陆五,却让他感到非常的不爽。莫名的就想让那个小子多吃点苦头。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