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2.云南班定远

作者:幸运的苏拉更新时间:2018-12-06 23:26:29
  关隘下的营帐中,高岳和韦皋都皱着眉,面对面而坐。

  “台登城,城如其名,环绕在高地和堡寨间,先前西蕃笼官马定德曾建言论莽热修堡子五十多处,通往登台城的道路,大致而言有两条,一条是越清溪关、木瓜岭,沿巂州对其东侧进攻;还有一条便是入登台北谷,对其北侧进攻。然而无论哪条,险要处都有西蕃堡子扼守,真的是棘手啊!”韦皋盯着沙盘,咋舌道。

  “现在论莽热不是丧失了在巂州的兵权,缩在维州无忧城中,此地改由乞藏遮遮统领......”高岳说完,便用手指扶起下颔,然后说了句,“良策的话,还是攻心为上。”

  而后高岳便用手指沙盘上巂州邻靠西蕃国土的几条山道,“腊城、曩贡、青海、神川,还有会川依附于西蕃的三诏首领利罗式,这几路的西蕃驻屯兵马,随时都可能对登台城发起增援。”

  “攻心同时,必须速战速决。”韦皋如是说道,“我军的第一筹码,便是东蛮里忠于我唐的两林、丰琶,他们熟知黎州、巂州的地理,可以给我们提供很大的帮助。”

  高岳点点头,“第二个筹码,就是随我而来的利州铁官的匠师和锻奴,他们可以就地取材,铸造可以攻城的大炮,还有飞石机。”

  “多大的炮?”

  “西蕃从来没见识过的大。”高岳做出十分贴切的形容。

  “善,驮兽、丝绸全由我西川还有杜黄裳的东川提供。”

  “杜尚书的援兵什么时候来?”

  “一万东川兵,大约旬日后可抵此邛崃关,作为我俩的后手。”

  说着高岳便将第三颗黑白棋子,摆在案几上,“还有第三个筹码,那便是南诏王异牟寻。只要南诏肯及时投唐,便可在后背狠狠扎乞藏遮遮一刀,我军必能成全胜之势!”

  听到第三个筹码,韦皋不免有些担心,他的使团从石门路进滇池,而后再到南诏王都,迄今也过去两三个月了,他没有也不可能得到准确的回信,一切只能看郑絪和崔佐时自己的发挥。

  这时高岳也怅然地叹口气,心中想到:“文明,也不知道你能不能胜任这样危险的工作,机灵点,也要狠辣些啊!我和城武,马上就翻过邛崃山,深入黎州、巂州策应你,南诏方面就系于你一身了。”

  洱海边的阳苴咩城,无边的翠绿衬托着一簇簇洁白的佛塔,王都东门前的大道上,崔佐时和郑絪以下数十人,各自骑在马背上,装扮为商队模样,浩浩荡荡地来到城门处。

  东门下,一队南诏的负排兵上前,于拒马前阻拦了他们。

  崔佐时身躯胖大如山,声音洪亮,在气喘吁吁的坐骑上拱手,对领头的羽仪长说,请王城内算清平官郑回来见。

  见这个大胖子如此跋扈的模样,羽仪长反倒不敢怠慢,当即转身,握着剑急匆匆入王城内衙署,通报了这个情况。

  郑回和段谷普知道是唐家使团来了,不敢怠慢,一面派人去通报异牟寻,一面赶紧亲自出来迎接。

  随即在巨大牌楼下,郑回在负排兵的簇拥下走来,崔佐时和郑絪赶紧上前告礼。

  郑回还是第一次和郑絪想见,两人会心地点点头,接着靠近后耳语数句。

  “奈城中西蕃使团何?”郑回最大的担忧便在于此。

  原来,西蕃使臣乞胜坨这段时间,一直和百多名蕃人住在馆驿中,不断催促异牟寻往逻些城赞普那里交人质,同时也严密监察南诏王廷的异动。

  郑絪便低声切切说:“仆和崔明府的性命不可有失,此次使命更不可有失,否则南诏和大唐间的仇怨便永世无法消解!”而后郑絪居然也做出个“杀”的手势,当机立决说:“所有请内算清平官处断,如此如此......”

  耳语一会儿后,郑回下定决心点点头,接着对身后的段谷普摆摆手。

  “谁来动手,谁来入殿?”崔佐时询问郑絪。

  郑絪说:“你来入殿,我来动手。”

  崔佐时见身体瘦弱单薄的郑絪,有些放不下心,“还是仆来动手吧。”

  “不,你的长相肥白壮大,绝不类南人,容易败露,由仆来比较合适。”说着郑絪指了指自己入石门路以来,被晒得黑黑的脸庞。

  于是崔佐时也没犹豫,便立即和郑絪在牌楼下分成两路。

  崔佐时等数人,跟着郑回直趋阳苴咩王城客省处;

  而郑絪以下,牵着马队和行李,依旧商队打扮,则跟着段谷普匆匆走到处邸肆里。

  王城正殿上,披着波罗虎皮的异牟寻,听到郑回来求觐见时,便将他召入。

  “蛮利昶,有何事上奏?”异牟寻热切询问自己的老师兼南诏相国道。

  郑回正色说:“诏(意即中土的陛下),唐家使者到了。”

  异牟寻大吃一惊,心想说到就到啊,便低声小心地询问:“西蕃乞胜坨知道此事否?最好不要让他们知道,不然元和整个南诏都会陷于危险。”

  郑回笑了笑,然后就说:“乞胜坨当然知道。”

  异牟寻二度大惊失色,“唐家使团行事为何如此不小心!”

  “非是唐家不小心,是我有意将此事泄露出乞胜坨的。”

  郑回这话,让异牟寻更为惊骇,当即起身喊到:“蛮利昶,这是意欲何为呢?”

  郑回当即拜倒叩首,“请诏将信么(南诏王后)、进武(妃嫔)、二诏(南诏王弟),诸位内外算清平官及六曹九爽官员,召集到此殿中来。如今诏再也不能在唐蕃间逡巡,必须在今日做出个了结,诏岂忘记先前西沪水兵败的耻辱乎?如今联唐反蕃,正逢其时啊!”

  “蛮利昶,容元再思考思考,你让唐家使臣穿上牂牁人的服装,假扮为他国的进贡使团,避开西蕃的乞胜坨,让元先和他们好好商议下,如何?”异牟寻仍旧没有下定决心。

  然则这时在王城客省处,崔佐时跪在门前,对着北方长安城的方向拜了数拜,将南诏羽仪长送来的牂牁衣装、裹头推开,大怒着说到:“我乃大唐臣子,前来云南宣读天子诏命,上国之使岂可着南蛮之衣——拿我的朝服来!”

  而后崔佐时的随从将匣子里的衣衫取出,崔佐时便正冠,着绯色衣衫,系白玉带,持节,昂然而出,走到了乱作一团的西蕃使团馆驿门前。

  乞胜坨刚得到唐家使团来阳苴咩城的消息,便和群随从慌了神,正商量的时。

  门阍处,崔佐时持节旄,端端正正如座小山那般立在那里,斜睨着他们。

  吓得乞胜坨等一行,差点仰面跌倒。

  崔佐时冷哼声,一个字也不说,就迈开步子,登上通往王城铜门处的青石蹬道。

  “追,追上去......”乞胜坨和数名随从发怒,便急忙跟在崔佐时的背后。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